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撇一捺走红尘

致虚极,守静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、一个喜欢欣赏美文、喜欢“行色记忆”的老者。 2014年9月22日才正式入住此地,之前的345篇“文字”和“色眼”是在别的“地盘”留下的,来时才一并“搬”到此地。——— 读书、旅行、摄影、写点小文字,是我最钟情的事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:0041 梦梦记(散文)  

2009-06-13 23:45:00|  分类: 墨香岁月(散文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仿佛是春运时节,仿佛是春运时节的山城——重庆火车站,仿佛是在火车站里进站的楼梯上。人上人下,拥挤如潮,我随着人流顺梯而上,猛一抬头,看见她婷婷玉立,站在楼梯口,一动不动地看着从下而上的人群。她,一只手护在栏杆上,好像是在等谁,又好像是要下楼似的,当我抬头的那一刻,她也看见了我,我们四目相对,看得出来,她和我一样,在非常惊奇的同时,都显现出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兴奋和激动。心跳加速,脸颊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在这个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分,露出红晕。
      当我站在她面前时,她还一个劲儿地看着我,嘴里吐着雾气,脸更加显得红润,那只护着栏杆的手,离开了栏杆又放回了栏杆上,我站在她面前,也不知说什么,一双眼睛久久不想离开她那更显风韵的脸。
      我们俩一句话也没说,也没握手,更没有拥抱,相互对视着,轻轻地笑了,心领神会地走出了川流不息火车站,招手上了的士,向朝天门马头驶去。
      在马头一个比较幽静的地方,也是我们当初爱去的地方,我们下了车,直向那曾经的石级走去。此时,我才真正认真地看了看她,她穿着一件紫色的军绒长大衣,把她那本来就苗条的身姿衬映得更加修长,把她那微胖的身材衬映得更加丰腴,一头微卷的披肩长发,把她细润的脸庞衬映得更加迷人,那楚楚动人超过当年。
      我们还是没有一句话,只是心照不宣地双双面向滚滚而流的江面,目眩远方,静听江水涛涛,顺江航行的轮船,声声汽笛,叩响我们封存多年的深情——
      那时,我和她都还座在乡村。黄昏,一个乡村的黄昏,豆蔻年华的我们,青春正开始枝繁叶茂。刚学会用眼睛说话的季节,我和她就偷偷相约去偷干爹家的板栗,板栗树干很粗很高,但对于我不是太难的事情,我三两下就爬了上去,用力把结在树枝上的板栗毛球打了下来,她就在板栗树干周围一个一个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板栗毛球,不一会儿就打下了好多好多。我再次下到树下,便开始用石头砸烂板栗毛球,把一颗颗板栗送到她手中,她又一颗颗剥下那棕色的板栗壳,送到了我的嘴里。当幸福和甜蜜不断涌入我们心里时,我却不小心砸伤了我细嫩的食指,砸得很重很重,血淋淋的,好像落了一片肉。我不很痛,但我还是有些害怕,怕手指断了,回家不好跟爸爸妈妈们讲是因为什么,偷东西可是不能说出来的。于是,她就解下她那漂亮的粉色头绳,轻轻为我扎了起来,当我抬头看她时,她眼含着泪,听到她说:你回家怎么说?我为了宽她的心,说:不要紧的,我自有办法。本来很开心的事,就这样让我俩心沉沉地各自回家。
        ……


    “你还记得么?”她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。我从江面收回目光,回头看到她又如当年,两行泪珠挂在眼帘。那头长发在微风中轻轻飘起,我的心乱如麻,我没有说话,两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她,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此时,天完全暗了下来,两岸灯火辉煌,倒映在江水之上,轻波荡漾,高楼也荡漾,灯火荡漾,辉煌也荡漾。岸上一缕相思,水中一缕相思。远处车流如潮,人声如涛,城市的夜晚更加撩人渴望。

      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永远无法忘记的年月。记得是一个星期天,我们终于获得了自由,背着各自的父女相约去赶乡场——梅子公社。我们在梅子公社的街上,在没有父母眼睛盯梢的街上,在没有任何熟人相遇的街上,手拉着手,东串串,西瞧瞧。一角钱,二两粮票,一碗热腾腾面条,让我们共同欢呼:永生永世就停留在这个时空。当我们再次走进一个商店时,她站在卖毛线的柜台,一双大眼珠子,死死盯住那八块钱一斤的红色毛线,我心里明白,她想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毛衣,我很想给她卖,但我卖不起,没有那么多钱,我暗暗下了决心,一定要存钱,把爸爸妈妈给我的零用钱全部存起来给她卖。她盯着毛线好久好久,我站在她身后,和她一样,也盯了好久好久,心沉沉的,很酸楚。她转身看我不很高兴,认为我生气了,我摇了摇头,一句也不说。她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,说:山林哥,我现在又不要,只是看看,你以后有钱了记住给我卖就是了。我点了点头。我们俩都不是很高兴地走出了毛线商店。在我俩快要回家来的时候,我对她说:给你妈妈买二两瓜子吧,才要一角钱,又不贵,她老人家喜欢吃的,让她高兴。她说:要得,你也给你妈妈买点好吃的,我说:那我就买花生,我妈妈喜欢吃。
    ……

    “你妈妈还好吗?”她又说了一句。我还是没说话,对着她,点点头。她那两行泪珠还在眼帘上晶莹着,久久不愿离去。晚风大了起来,把她的头发吹得更加飘散了。望着她,我抬手理了理她零乱的头发,让它们顺风而起,飘逸起来。
      她问我“你冷不冷?”声音很轻很轻,我听见了,可我没有说话。我不冷,我也不会冷。我下意识地理了理衣领,紧了紧了身上的衣服,轻轻把她拥抱在怀里,一同向远方眺望。
      她轻轻说:“那个时候,为什么你家的成份会是地主?”我还是无言以对,我唯有更加把她抱得紧紧的。
      我终于关不住我的泪水了,让它留了下来。她拿出了手绢,一张洗得发白的手绢,我知到,那是我送给她的。此时,她含着泪,用这张手绢,轻轻给我擦去眼泪。还一边自言自语地说:这张手绢,我只用过它三次,一次是我出嫁的那天早晨,一次是你结婚的那天晚上,还有一次是你们家平反回城的那个黄昏。可是,这么多年来,这张手绢从没离开过我的身边,它成了我渴望时的一种永恒的思念,成了我无助时刻的一种亲密的安慰,成了我思恋时节的一种情意的寄托……真的,山林哥。
      我“嗯”了下,嗯得很小声很小声,也许她无法感知。我终于面对着她,用双手轻轻托起她的脸庞,深深地看着她。她那张泪流满面的脸,渐渐靠近了我,贴在我不太温暖的面颊时,随即又离开了,轻盈地飘了起来,连同她整个身姿飘起来了,漫漫地向江对岸飘了过去,此时,我才意识到,她又要离我而去,我想追上去,我努力让自己也飘起来,可是,不管我怎样努力都无能为力,心有余而力不足,我拼命地喊:你不能离开,你不能离开,我不会让你离开,我不会让你离开,我一定要……

      我被自己的喊声惊醒了。是一个鲜活的梦。打开床头灯一看时间,此时也是凌晨两点五十八分,我再也无法入睡,想到这又是一个有梦的早晨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